Ti_a

第一章  百鬼送子结仙缘

    在北俱芦洲的极北荒地,一片笼罩无数黄沙的戈壁瀚海,再往北,是一处浩瀚无际的沙漠,其终年烈日高照,沙尘暴肆虐,隐藏着诸多空间裂缝,形成天然禁地,闯入者,无论人畜,十死无生。

    北荒边境处,远远走来一步履维艰的女子。

    “尘哥,你挺住,一定要挺住。等我们躲进北荒沙漠,他们就不敢进来追杀我们了。”身怀六甲的美丽女子衣衫褴褛,吃力地将遍体鳞伤的丈夫负在背上,一步步迈向禁区。

    “芸儿,放我下来,别管我了,有我在只会拖累你。”叶尘口中溢血,虚弱地劝说道,“我还有一战之力,让我留下来替你挡住追兵,好让你逃生。”

    “你在说什么傻话!要死一起死,我怎能独留你一人迎敌。”墨芸嫣心痛难忍,咬咬牙,双臂将背上的丈夫箍得更紧。

    “傻芸儿,你不顾及自己性命,也想想腹中的孩子。他即将出世,你忍心他随我们而去吗?”

    “我...”叶尘感受到墨芸嫣的犹豫,挣开她的手臂,走到她身前,轻柔地将其揽入怀中,幽幽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 “我不想他一出生,就是个没爹的孩子啊,尘哥!”她的双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衣衫,眼泪打湿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 身后忽有数道马蹄奔腾之声传来,引得黄沙滚滚,遮天蔽日。

    “糟糕,他们追上来了!芸儿,我缠住他们,你先走,到沙漠边缘会和。”将墨芸嫣往前方一推,许下无望的承诺。

    叶尘毅然发动宗门禁术“化寿归心术”,将一生所有寿命化作百年功力,义无反顾地执剑迎敌。

    “尘哥,夫君...”墨芸嫣失神地望着叶尘渐行渐远的身影,突然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尘哥,给孩子取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 “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就叫叶修吧!哈哈哈。”肆意的笑声夹杂着无奈痛楚与凄厉,血迹斑斑的背影在夕阳下落寞而壮烈。

    “半缘修道半缘君...”墨芸嫣痴痴念着,潸然泪下,“夫君,芸嫣就在前面等你,不见君来永不离。”

    半月后,一座巨大沙丘,一条蜿蜒而下的沙路,尽头是一个不大的洞穴。洞穴内燃着小堆持续不熄的柴火,火堆旁坐着的女子若空谷幽兰,恬静雅致,却面带愁容,神色憔悴。她的腹部高耸,显然已近生产之日。

    呜呜~一望无垠的辽阔沙漠上忽而响起了鬼泣声,由远及近,飘渺不定,阴森诡异。一缕幽暗的阴煞之气自虚空袭来,逐渐扩散,将方圆万里包裹其中,昏昏暗暗不见天日。阴煞之气森冷可怖,寒意渗人,竟生生将灼热滚烫的沙石结成寒冰。

    漫天寒鸦不知从何处飞来,黑压压大片盘旋在空中,啼叫声响彻天际。无尽深渊中一乘巨大无比,漆黑阴郁的华丽銮驾缓缓驶来,前面拉车的是一百只双眼赤红,模样或丑、或恶、或凶、或怪,足有百丈高的恶鬼,每只周身都散发着极端痛苦,憎恨,怨毒的情绪。

    銮驾上空荡荡无人乘坐,细看之下却有一点轻透的真灵飘浮其上,黑色光华中一人儿双目紧闭,容态安详宛若沉睡,身上附着着强大而隐晦的气息。随着銮驾逐渐靠近沙丘,巨大沙丘在百鬼映衬下如同小土包一般渺小。真灵化作一道黑色流星,划破天际,眨眼间投入了沙丘之中。

    坐在洞穴内的墨芸嫣蓦地感到阴风阵阵,刺骨难当,正要凑近柴火取暖,却眼睁睁看着火焰结冰,外面冰灵透洁,里面红焰高涨,惊得她连连捂住了嘴。

    耳畔鬼哭鸦叫,震耳欲聋,担惊受怕之时,突然胎动起来,疼痛难忍,也顾不上其他,定下心神,开始专心生产。

    恍惚间,似乎看到地狱十万狰狞凶恶的恶鬼,向她扑涌而来,怒燃的红莲业火灼烧着她的灵魂。

    “啊——”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,墨芸嫣惊惧中耗力诞下一子,遂脱力死去。

    “哇哇!”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在洞穴中回荡。

    外面黑气散去,寒冰蒸发,鬼泣骤停,寒鸦飞离,百鬼拉着銮驾往身后无尽深渊中归去。天早已清明,烈日高悬,风沙肆虐,一切恢复如初。

   

    茫茫沙漠,黄沙上热浪滚滚而至,一男子信步走来,其气息缥缈长存、造化流转,身形与天地相融。看似走得四平八稳,慢慢悠悠,每一步踏出却间隔千里之地。周遭恐怖的空间裂缝被他随意一眼撇去便散了开来,无法靠近。

    待感受到那异常熟悉的气息,他才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 何必连转世亦不让我看护。

    进入洞穴,看到一团模糊似人状的透明阴影,跪坐在地上哄逗饿得啼哭不止的婴儿,其脸部勉强能看出一些轮廓,与地上死去两日的女子正是同一人,但因成阴魂时日极短,没有法力,故而无法怀抱起孩子,亦不能喂食。

    女鬼墨芸嫣见有人入洞,先是一惊,而后又无奈地摇摇头。自己是鬼魂,肉眼凡胎怎能见着自己。可是见对方的双眸笔直锁定自己,心中不禁闪过诸多疑虑。

    定睛一看男子一袭月白色道袍,气质出尘,潇洒脱俗,生的俊美无俦,惊为天人,又能安然从北荒境外到达沙漠边境,不带一丝烟火气,应是个颇有能耐的道士。

    心中唏嘘不已的同时又很是庆幸,无论是谁,总好过自己一只孤魂野鬼照顾年幼的孩子。只要对方不是大奸大恶之人,倒是可以托孤。若能让道长带着孩儿离开这禁地,日后习得一身道术,自己是死而无憾了。

    旋即墨芸嫣飘到男子面前,盈盈施了一礼道:“道长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 男子面无表情道:“贫道姓周。”

    “周道长到此地所为何事?”

    “为他。”洁白如玉的手指不偏不倚指向了哇哇大哭的婴儿。说来也巧,他这一指,婴儿倒是有感应似的停止了啼哭,眼睛眨巴眨巴的正对上他的眼。

    墨芸嫣惊喜万分,这孩子原是个与道有缘的,自己虽身死,黄泉路上见到尘哥亦是有所交代了。

    “道长可是带着我家孩儿修行的?”墨芸嫣不放心地又问了问道。

    周道长点一下头,算是认同了。

    墨芸嫣急急跪下身磕了三个响头,“多谢道长,多谢道长,多谢道长。”

    周道长抱起婴儿,便知其此生俗名为“叶修”。

    叶修...倒也不错。

    指尖轻轻一划,将手一伸,百里之内道道灵气汇聚,迅速在掌中形成一滴流光溢彩的甘露,将甘露哺进其口中,饿了两日的婴儿顿时脱离了干瘦脱水的状态,变得粉嫩白皙惹人怜爱。

    “此名,善。”周道长对满眼感激的墨芸嫣夸赞道。

    墨芸嫣见儿子圆润可爱心中欢喜,又听得道长夸奖,少不得要旧事重提,“乃是我夫君叶尘起的名儿,取自‘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’,想来夫君那时便知我儿将来是个要修道之人。”

    半缘修道半缘君...周道长心中微动。念及此,不由苦笑,为这等小事心神荡漾,终是斩不了执念,难做到本性自空,至今也未能踏出以虚合道那一步。

    也罢,是时候离开了。将此妇安置好,当是报答其与叶修的母子之情。

    周道长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尺宽的幽深玄奥轮盘,轮盘上分为六部,每一部都如同真实世界一般。如梦似幻的天道,红尘凡俗的人道,恐怖狰狞的地狱道,互相吞噬的饿鬼道,杀伐不断的阿修罗道以及愚笨痴傻的畜生道。六道轮回盘一出,与天争命掌轮回之能!

    念头一动,凡人道转动其上,隐约可见墨芸嫣的夫君已投生南瞻部洲繁华诸城中一大户人家。

    “汝可愿再续前缘?”

    “愿意。”墨芸嫣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再次叩首感念道长恩情。

    周道长指向她,道:“汝当进入轮回,转世为人。”墨芸嫣立即化作一道白光飞入人道,落户南瞻部洲某人家,正是与其夫家结百年联姻之好的人家。

    一挥手,墨氏的尸身便尘归尘,土归土,再无半点痕迹。

    诸事了却,该上路了。

    踏出洞穴,漫天黄沙飞舞遮人眼。周道长低头看向怀中的婴儿,道:“要走了。”

    婴儿迷糊地嘬着自己大拇指,昏昏欲睡,突然闻得周道长的话,一下惊醒。他既不哭也不闹,先是迷茫地看向周道长,而后不知怎的高兴了起来,喜不自胜地挥舞着两条短小白胖的藕臂,咧嘴露出粉嫩的牙龈,笑的甚是灿烂。

    周道长看着有趣,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,顷刻间天地黯然失色。

    下一瞬,周道长与婴儿就陡然消失,毫无任何征兆。

    待他们离开不久,一道神识探索到此处,“嗯?”发出轻轻的疑问声,很快消散在风中。

    风沙呼啸,烈日灼烧。极北荒地沙漠再次恢复了死寂。